算力赶超的苏州探索

[《中国经贸导刊》2024年第4期], 国研网 发布于 2024/5/31


人类社会正处于从工业文明迈入数字文明的重要节点,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经济、社会、民生等领域,在这一进程中,算力成为数字化、智能化的“基础能源”,成为推动人类生活生产和社会治理方式变革的原动力,谁掌握了先进的算力,谁就掌握了开启未来世界的钥匙。根据《2022—2023全球计算力指数评估报告》,15个重点国家的计算力指数平均每提高1点,国家的数字经济和GDP将分别增长3.6‰和1.7‰。美国作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在算力领域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近年来,我国快速追赶,启动全国一体化算力网建设,算力规模和占比快速上升,截至2023年6月,全国在用数据中心机架总规模超过760万标准机架,算力总规模达到197EFLOPS,位列全球第二。

人类社会正处于从工业文明迈入数字文明的重要节点,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经济、社会、民生等领域,在这一进程中,算力成为数字化、智能化的“基础能源”,成为推动人类生活生产和社会治理方式变革的原动力,谁掌握了先进的算力,谁就掌握了开启未来世界的钥匙。根据《2022—2023全球计算力指数评估报告》,15个重点国家的计算力指数平均每提高1点,国家的数字经济和GDP将分别增长3.6‰1.7‰。美国作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在算力领域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近年来,我国快速追赶,启动全国一体化算力网建设,算力规模和占比快速上升,截至20236月,全国在用数据中心机架总规模超过760万标准机架,算力总规模达到197EFLOPS,位列全球第二。

一、苏州加快算力建设是国家算力战略的重要部署和算力发展应用的先进探索

苏州是东数西算工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数据中心集群起步区,加快开展城市算力网建设,加强大型、超大型数据中心的统筹规划建设,既是立体化推动“东数西算”战略、构建以“网状结构”为特征的新型算力网络新格局的核心任务,又能推动长三角区域算力资源的统筹纳管与调度交易,理顺上海青浦区、苏州吴江区、嘉兴嘉善县以及芜湖数据中心集群间的关系,促进区域算力供给与需求的高效对接,加快长三角算力一体化发展。同时,苏州是排名前列的国家创新型城市,也是我国传统制造业大市,高水平发挥算力赋能科技创新关键作用,加速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释放算力激活新质生产力的引擎作用,是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先进探索。

二、苏州算力追赶的探索与实践

近年来,苏州加快推进算力基础设施建设,截至20238月,在用数据中心已建机架数量达19.4万标准机架,截至2023年底,算力规模超过6000PFLOPS。在此基础上,算力产业链不断完善,算力产业规模达2000亿元,算力硬件行业和算力服务应用行业产业链快速完善。同时,算力服务需求呈指数级增长,2023年,苏州总算力需求超过1300PFLOPS,其中,智能算力需求超1000PFLOPS

(一)政策指导体系日益完善

近年来,苏州深入实施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和网络强市战略,聚集出台《推进制造业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工作方案》《推进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关于推进算力产业发展和应用的行动方案》等政策,推动苏州算力资源高效统筹和算力产业高质量发展,全力打造全国数字化发展标杆城市。

(二)数据要素市场初步形成

苏州以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为突破口,推动公共数据共享开放、流通交易与活化利用。发布《苏州市数据条例》,健全公共数据管理的体制机制和制度框架。上线公共数据开放平台,推动公共数据开放共享。创设大数据开发者创新中心,依托“数据工厂”技术平台,以“数据可用不可见”的方式为企业提供数据资源、模型训练、产品开发、计量运营等多维服务。建立供需高效匹配的数据交易市场,成立苏州大数据交易所、数据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和算力科技有限公司。

(三)算力产业布局持续优化

苏州制定《关于推进算力产业发展和应用的行动方案》,提出“三核三区两基地”算力空间布局;推动算力网络建设优化,到2025年,推动跨区跨域带宽容量达到T级以上,实现市域算力资源池间百G以上高速直连;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到2025年,全市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达18个,单个节点标识注册和解析规模超50亿。

(四)服务支撑体系不断完善

苏州大力开展城市算力网顶层设计,建设算力资源调度中心和公共算力服务平台,对通用算力、超算算力、人工智能算力统一管理和运营。苏州市公共算力服务平台汇聚十多家头部云厂商算力资源,通过“苏商通”Web端,支持各类算力产品上架展示、交易撮合、交付使用,是打造具有行业影响力算力生态集聚区的重要实践,上线以来,累计撮合各类算力交易200余笔,交易金额超3700万元。

(五)算力与新能源协同探索

随着算力需求大幅增长,苏州联手甘肃共建2P多元异构混合算力,在甘肃构建西部算力大底座,把西部低成本的绿色电力转化为绿色算力,苏州建设算力应用、调度窗口,满足东部企业算力使用需求。相城区探索建设国内首个能源算力中心,深挖电力负荷侧灵活性、储能融合发展新场景,提升新能源主动支撑能力,推动算力和绿电协同发展。

三、苏州发展算力存在的障碍和问题

(一)算力统筹规划力度不足

苏州的算力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集中在昆山市、常熟市、吴江区、工业园区及高新区,以满足上海等周边地区需求为主,在市级层面缺乏统筹规划,发展定位不清晰、建设标准不统一、调度机制不明确,难以实现全市算力资源的统筹布局与调度协同。同时,产业日益增长的算力需求与异构算力布局不匹配的矛盾逐步显现,亟待加强苏州本地算力资源一体化建设运营。

(二)节点协同机制尚不完善

苏州市吴江区作为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数据中心集群的起步区之一,应承担东西部算力的资源跨区域调度和长三角算力资源的区域内调度功能,由于缺少畅通的沟通协调机制,且缺乏明确定位,难以找准细分市场领域、形成特色优势,不利于苏州算力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和长三角算力集群的协同发展。

(三)配套支撑能力亟待加强

数据中心作为典型用能大户,单个大型、超大型数据中心设计年耗电量往往高达数万乃至数十万吨标煤。但从亩产和单位能耗产出来看,短期内,制造业在地方税收、增加就业以及产业带动等方面比数据中心更具经济价值,政府在推动数据中心建设时通常需要综合考量。

(四)协同创新生态有待培育

一是产业链协同能力有待加强。从产业上游看,在芯片设计和先进制程方面与国际主流企业存在明显差距。从产业中游看,缺乏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等算力巨头。从产业下游看,缺少淘宝、京东、抖音等级别的互联网平台,本地算力应用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相比明显不足。二是专业人才紧缺。芯片制造、计算机等相关领域的管理和技术人才更偏向一线城市,人才虹吸能力仍较弱。三是公共算力平台的普及仍有障碍。一方面,本地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在使用公共算力方面存在顾虑,宁愿损失计算能力也更愿选择数据安全系数更高的自建算力资源。另一方面,许多中小企业用户向公共超算中心提交使用请求后,往往需要“先排队”,损失一定时效性。

四、苏州算力赶超的相关建议

(一)优化统筹规划,放大区域发展优势

优化市级层面统筹布局,加快形成以吴江区东数西算”算力枢纽节点起步区、虎丘区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相城区苏州市人工智能算力中心为核心,以苏州工业园区、常熟市、太仓市为支撑的城市算力集聚区,昆山市、吴中区重点打造先进算力产业化基地。聚焦算力基础设施、算力综合生态、算力应用场景建设,以差异化的发展定位和布局形成合力,推动全市算力产业向更高层次、更大规模迈进。

(二)加快标准化建设,促进供需有序对接

发挥好苏州市公共算力服务平台作用,让算力对使用者而言像水力电力一样流动易用。全国层面来讲,算力交易结算及收益分配机制还在起步阶段,建议苏州市公共算力服务平台在算力资源对接、标准制定等方面加强探索,争取更多工作主动,以实现更大范围的算力资源调度协同。

(三)围绕产业重点环节,加大头部企业引育力度

苏州智能算力需求占算力总需求比例接近4/5,但目前供给比重不到2%,供需缺口极为明显(需求主要集中在各类重点实验室和行业头部企业),需加大智能算力支持力度,重点招引头部机构和企业,引进建设一批算力研究院、超级算力企业等。同时,划分算力产业链细分领域,培育壮大本地细分领域优势企业,打造细分领域“隐形冠军”。

(四)借鉴算力服务新模式,推进算力发展应用

北京超算中心采用随需扩容,按需使用模式,为需求不一的海量用户(主要是中小企业)提供租赁式超算服务。通过商业化运营,北京超算中心为企业提供更具性价比的算力,实现超算业务盈利,并反哺到中心建设投入中,实现自给自足、灵活外延的正循环。苏州可依托本地超算中心,借鉴北京超算中心做法,与各类园区开发超算工业软件,在多个领域开展合作,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多元化、高性价比、更友好、更精准的超算平台。为推进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先进材料、新能源等重点领域场景应用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算力服务。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1152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