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灾难反扑与能源转型逻辑

[《中国石油石化》2023年第15期], 国研网 发布于 2023/11/20


面对极端天气的影响,国际社会应着重在储能设施建设、能源韧性提升方面加强协调和合作。

面对极端天气的影响,国际社会应着重在储能设施建设、能源韧性提升方面加强协调和合作。

最近中国华北地区、美国南部、墨西哥、西班牙、印度、越南……正在经历极端高温天气。有科学家宣称,地球正处在12.5万年来最热时期。数以亿计的人正忍受“烤”验。

经受考验的还有全球气候治理。比如,树木可以吸收二氧化碳,所以种树是一种负碳手段,多种树对实现碳中和也很重要。在近些年的世界气候治理热潮中,种树受到追捧。包括美国硅谷企业在内的全球许多著名公司纷纷宣布它们通过种树实现了一些业务的碳中和。

可是在极端天气加剧的背景下,树木负碳效果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加。持续高温天气之下大量树木枯死,负碳效果显然也会受到影响。面对极端天气的影响,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切实推进气候治理呢?

“弗兰肯斯坦”的反扑

化石能源消费是温室气体排放以及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从以高碳能源为主向以低碳能源为主的生产和消费转型是推进气候治理、实现碳中和的关键。不过,近些年人们对能源转型的认识其实存在着迷思。比如,许多人在潜意识里认为能源转型与人为造成的气候灾变——即气候领域的“弗兰肯斯坦”——之间是一种攻防训练的关系:能源转型不断进击,“弗兰肯斯坦”不断退守,并最终被消灭。

然而,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能源转型与“弗兰肯斯坦”其实进行的是攻防战:在能源转型进击“弗兰肯斯坦”的同时,后者也正越来越多地打击低碳能源,并阻挠能源转型的推进。

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是电力的发展。然而,极端天气已经对新型电力体系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而其程度超过对煤炭、石油等传统能源产业链的冲击。

在上游,近些年来世界水电、光伏发电、风电等可再生电力已经多次遭到极端高温、无风等异常天气的冲击。比如,因遭遇极端高温,2022年欧盟国家的水力发电量同比下降了20.3%,其中葡萄牙、荷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降幅分别高达45.4%、43.2%、38.4%和38%。而今年世界水电预计将再次经历考验。

在中游,日益频发的风暴、野火、严寒霜冻等极端天气对世界各国电网体系的破坏力明显增强。

在下游,极端高温或严寒天气会造成人们的制冷或取暖等用电需求大增,从而对电力系统造成巨大压力。

传统能源的竞争力仍存

关于能源转型的另一个迷思是能源转型会是无痛的,而且将是直线进步的——低碳能源技术的经济性和先进性只会越来越明显,应用只会越来越广,能源转型必然会或快或慢地不停向前走。

这种玫瑰色的幻想暂时能鼓舞人心。但事实是经济性和技术先进性都是相对而言的,要实现可持续的能源低碳转型,其前提是低碳能源的经济性和技术先进性要超过高碳能源。而在这方面,现在以及未来都充满变数,一个主要原因是高碳能源不仅也在不断提高其经济性和技术先进性,而且提高的速度可能比低碳能源还要更快。

未来一段时间,低碳能源产业链和高碳能源产业链之间的竞赛还将继续。高碳能源在效率等方面本来就占有优势,而今后高碳能源产业链的进步有可能比低碳能源产业链更快。如果高碳能源产品——比如燃油汽车——的性能等方面进步比相关低碳能源产品更快,那么民众就可能会受到高碳能源产品的更大吸引,而抛弃低碳能源产品。

政府虽然可以帮助社会从高碳走向低碳,但是政府不是万能的。况且今后一些国家的能源政策还可能出现不利于低碳转型的变化。比如,国际能源署提出为推进能源转型,需要“电化一切”。

然而,“电化一切”的可行性是建立在电价有竞争力的基础上。而一旦电价因为某些原因而大幅上涨,或者一些国家的政府出于某些考虑而决定大幅上调电价,那么“电化一切”就可能会出现逆转,能源转型就会遇到挫折。比如,自2021年欧洲天然气价格普涨后,英国电价就随之大幅上涨。如今在英国开电动汽车已经不如开燃油汽车划算,这无疑对英国交通运输领域的脱油向电和碳减排造成了冲击。

复杂国际关系拖累能源转型

除了遭受灾害性天气反扑、经济技术优势尚不明显等因素制约外,世界能源转型还受到各国之间不团结甚至发生严重冲突的掣肘。

首先,地缘政治斗争加剧,严重拖累能源转型。近年来地缘政治斗争对世界能源转型的掣肘,不只是反映在俄乌冲突。比如,美国政府把中国视为首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其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已经渗入到气候政策中。美国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虑,正考虑要在包括气候治理在内的各个领域与中国脱钩。

其次,穷国高碳转型可能在富国内部激起反弹。现阶段世界上有两种能源转型。除了众所周知的从高碳向低碳的转型外,还存在从低碳向高碳的转型。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提出:“到2030年,确保人人都能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现代能源服务。”可是迄今为止,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有大量民众还没有用上电,也没有实现清洁烹饪。

为了促进民众福祉,一些发展中国家客观上需要加快实现能源消费从以柴草、秸秆、动物粪便等传统生物能源为主向以现代能源为主的转变,而这转变很可能会带来煤炭、石油等高碳能源消费量的大幅增加,因而总体上会是高碳转型。

部分发展中国家暂时的高碳转型有可能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内部激起反弹。西方国家内部的保守势力可能会以发展中国家增碳为由,越来越强硬地拒绝减少碳排放。

加强国际合作切实推进能源转型

为了实现碳中和,世界各国要在能源领域做的事情很多,而最紧迫的是加强各国在推进能源转型方面的团结。近年来能源领域逆全球化和逆替代的苗头越来越明显,对此各国要提高警惕、努力抵制。

世界各大国尤其应该努力克制只顾追逐私利的诱惑,并加强彼此间的团结,迎难而上、切实推进能源转型和气候治理。各大国应该着重在储能设施建设、极端天气应对、能源韧性提升等方面加强政策协调和合作。各国还应该努力拆除相互间的绿色壁垒,促进电动汽车、电解槽、光伏组件、风力发电机组等绿色能源产品以及相关技术的国际贸易,合力把全球低碳能源市场的规模尽快做大,并共同持续提升低碳能源产品和技术在效率和经济性等方面的表现。

当年人类因为失去了共同语言,无法团结协作,结果没有建成通天塔。如今建造碳中和的“通天塔”,世界各国需要尽一切努力,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1152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61号